「一期一會:在我的一生中,或許只與眼前所見,相遇這麼一次。」

 

十六歲的女孩說:會覺得有些遺憾吧,因為這樣便失去了探索這世界的更多機會。

在我因工作不得不再次克服恐懼,降落日本的國境後,巴士上她與自以為患有恐機症的我如此談起了這件事。

說來可笑,多年前因著這莫名恐懼,我放棄了最想讀的科系,我不禁揣想,十六歲的我何以未能無憂無懼地擇我所愛?

且何以我的勇氣在多年後的現在仍一無長進?

有些事物和際遇看來很早便被決定了。

 

年歲漸長,發現自以為的以為往往最是侷限自己,並且曾經自以為的以為,最終可能只是一種可笑的無知。

人總因無知而恐懼,可是在每次嚙心的恐懼後又不免懊惱,原來事情真的不是我這憨人想的這樣,於是多年來在生活中的種種自以為裡無限迴圈,然後再為自己的無知失去些什麼......

 

鄰座的女孩笑著,甜甜的。

我喜歡她的笑,輕輕淡淡的,一如她對我說的那句話,不帶任何歧視或否定,是真誠地為我感到遺憾。

我羨慕她對旅行的看法,我知道唯有克服了自以為的恐懼,才能更多地探索世界。

為著十六歲女孩的這番話,或許值得丟棄鎮定藥丸,再次迎向嚙心的恐懼。

而她甜得融人的笑容,是這一次旅行中最珍貴的「一期一會」!(2015.6日本教育旅行有感)

DSC01431.JPG

DSC01443.JPG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茵茵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