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167734_2383379021677223_435304934133465088_o.jpg

把大學時因為手語社,因為共同表演心中無別人這首歌曲而產生的愛戀一個人的心情,以及喜歡阿信的心情寫了下來,投稿到中華日報副刊,很謝謝主編採用,使我與阿信及那個男孩的青春回憶得以特殊的保存了下來。

順便也剪輯了表演影片,做為青春過的一種紀錄!分享在這。

  中華日報副刊電子報連結: http://www.cdns.com.tw/news.php?n_id=6&nc_id=256258

PC home 新聞連結

http://news.pchome.com.tw/living/cdns/20181004/index-53861120059347243009.html

   youtube影片連結:

  


給陳信宏的一封信
■蔡其蓉2018-10-05    中華日報副刊

#喜歡五月天阿信或許是從這兒開始的
#感謝華副我還是最喜歡阿信XDD

親愛的陳信宏(或者我應該叫你阿信?這個你被眾人牢記的暱稱):
    在成為人妻以後,以死忠粉絲的身分寫這封信,想來不免羞赧,可是每每總因這樣的悸動,使我好似回到了那段青澀純然的時光。


    親愛的阿信,對你的崇拜與欣慕,我知道其實並不全是因為你,然而到底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?
 

(轉眼五月天已成立如此之久,我竟無法深切回想。)
 

    記得是大學時吧?當時你們剛出道,以學生歌手身分從校園演唱會出發,來到我的學校。室友對我說:「走啊,晚上去看五月天嘛!他們是新人,不過他們的歌很好聽唷!」
 

    好些日子的晚上,我因為不適應台北的生活,以及那段遠距離又填滿爭吵的情感,總是讓自己瑟縮寢室裡而備感孤獨,在室友千催萬促下,那晚在演唱開始後才不情不願地來到了學校體育館。
(若在今日,應當連會場也擠不進了吧?你們的努力真是有目共睹。)

 

    至今我尚能感受一絲當時在鬧攘人群中的不真切之感,台下毫不相熟的人們,和台上還不甚有名的樂團一起嘶喊著春嬌與志明、瘋狂世界、擁抱等歌曲,如此忘我投入。於是當告別那段人遠心更遠的戀情後,我開始在每個寂寥無依時刻聽著你寫你唱的歌,一遍又一遍。
 

    正當以為就要禁錮於如此恆長無邊的孤寂時,那個同樣也喜歡五月天音樂的男孩出現了。起初我並未懷有期待,但事情的發展卻彷彿不是憨人所能意料。
 

(是啊,如今想來,大三那年我設計來帶動新生的手語歌,不就是〈憨人〉嗎?擔任社長的我、身為幹部的他以及其他學弟妹,就這樣在新生訓練時一遍遍教著你唱的這首歌,那時的我何曾料想過之後的事呢?)
 

    如果〈憨人〉是與他的起始點,那麼〈心中無別人〉就是場無解的交集。
 

    因著社團的工作、共同的表演,在他看似冷漠的外表下,我竟望見了他眼中熠熠亮閃著的沉穩溫和。期末成果展那天,我和他選定你唱的這首〈心中無別人〉作為表演歌曲,舞台上演出的情節是「偶像男歌手的演唱會和追星的高中女學生」,可不為人知的後台故事卻是一份悄然萌生於我心的情愫。一起排演時,我貪戀著每一分相處的時光,以致成果展結束後,為此後和他將不再能有機會獨處而感到無比失落。我一遍遍聽著〈心中無別人〉,那些曾有的點點滴滴便緊緊縈繞心頭總也不肯散去……
 

    我清楚知道自己不會是他動心的對象,可是在暗懷這份情愫一年多以後,還是不顧一切告白了。然後不出所料地,被拒絕了。 
 

    親愛的阿信,那之後,我的耳機裡還是不間斷重播著〈心中無別人〉,將音量開到最大,彷彿全世界只剩下自己。我沉進暗戀無果的苦楚中,試圖攀附你的音樂好狼狽地逃離那淪漣襲人的窒息感。每一個眠眠打破的夜,世界靜寂地只剩你的歌聲:「是你給阮一個夢,忘記人生的苦澀。真正真正想要對你講,心中無別人……」
 

    如今回想過往,青春情路的顛躓跌撞早隨時光褪卻,只是每一次在你的歌聲中,那抹身影總要很輕很輕地掠過心頭引撩一絲悸動。親愛的阿信,你的音樂和那個男孩,從此留駐於記憶裡,任憑歲華流逝,仍是屬於青春過的,一種美好。

    茵茵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